創建時間:2022-10-14 17:18

 2022

10/01

全文共計 5070 字


預計閱讀 20 分鐘




2020年1月,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在“九省通衢”武漢被首先發現,我國政府高度重視新冠肺炎疫情,并采取了十分嚴厲的防控措施:為了遏制疫情的擴散,自1月23日武漢“封城”后,31個省份先后啟動重大突發公共衛生事件應急響應,各地紛紛緊急采取交通道路管制和限制人員流動等舉措。


在此背景下,絕大部分企業延期復工,經濟陷入了系統性停滯狀態,根據國家統計局統計的數據顯示,我國2020年第一季度GDP同比下降6.8%。在新冠肺炎疫情的嚴重沖擊下,全國企業尤其是中小微企業陷入困境,有的企業甚至宣布倒閉,餐飲行業更是損失慘重,克服疫情引起的倒閉風險成為很多中小微企業面臨的重大挑戰。



(一)整體情況分析

借助2020年張夏恒對116家企業的研究,可以總結出,在企業損失方面,51.72%的企業認為新冠肺炎疫情導致企業損失較為嚴重,企業經營出現困難甚至虧損;21.55%的企業認為受疫情影響程度較小或不明顯。


在經營壓力方面,中小微企業面臨的最大壓力是交通物流阻滯,占比為63.79%;其次是訂單減少和客戶流失,占比為61.22%;供應鏈受到影響、經營成本壓力大占比也比較高,分別為56.03%和54.31%。此外,還有企業面臨當地政府不讓開工,復工手續太多太復雜,沒有口罩、酒精、溫度計,銀行不能結匯,上班擔心被傳染,工人返程受限等困難。


在經營資金方面,新冠肺炎疫情對中小微企業經營資金的影響主要表現在企業營業收入減少、企業成本支出增加、流動資金緊張三個方面,占比分別為85.34%、66.38%和57.56%。此外,償還貸款債務的壓力也有所增加。


在賬面資金方面,13.79%的企業已經沒有賬面流動資金,41.38%的企業賬面資金僅能維持一個月以內,83.62%的企業賬面資金能夠維持到三個月以內,能夠維持到六個月以上的企業僅占12.95%。


在上半年用工和市場需求方面,新冠肺炎疫情對中小微企業上半年用工略有影響,67.24%的企業預計與2019年持平,25.86%的企業會減少用工需求,僅有6.9%的企業會增加用工需求。


新冠肺炎疫情對中小微企業上半年市場需求影響巨大,91.38%的企業認為其上半年市場需求量會減少,其中34.48%的企業認為其市場需求量會大幅減少。


(二)基于中小微企業各細分類型的分析

1.外貿企業與非外貿企業對比分析

在企業損失方面,認為特別嚴重和嚴重的非外貿企業占比分別顯著高于外貿企業7.89%和7%的占比。新冠肺炎疫情給外貿企業造成的損失和影響程度要小于非外貿中小微企業。


可見,與外貿企業相比,更要關注非外貿中小微企業。


在經營壓力方面,外貿企業在訂單減少與客戶流失、供應鏈、交通物流阻滯方面的壓力要顯著高于非外貿企業;非外貿企業在招工方面的壓力要顯著高于外貿企業。


此外,非外貿企業在經營成本方面的壓力要高于外貿企業,而外貿企業在合同按時履約方面的壓力要高于非外貿企業。


在經營資金方面,在企業營業收入和企業成本支出上,新冠肺炎疫情對外貿企業的影響顯著大于非外貿企業;在償還貸款債務壓力以及抽資和斷貸風險上,對非外貿企業的影響要顯著高于外貿企業。


在賬面資金方面,84.53%的外貿企業賬面資金僅能維持三個月,略高于非外貿企的81.26%,可見外貿企業流動資金壓力更大。


但從短期看,非外貿企業流動資金壓力更大,在無賬面資金的企業中,非外貿企業占比比外貿企業高2.54個百分點;在賬面資金最多僅能維持一個月的企業中,非外貿企業占比比外貿企業高5.06個百分點。


2..跨境電商企業與外貿企業對比分析

中小微跨境電商企業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程度與中小微外貿企業比較類似,跨境電商企業與非跨境電商企業的差異同外貿企業與非外貿企業的差異也比較類似,這契合跨境電商衍生于外貿的屬性,但也有些地方存在差異,符合跨境電商不同于外貿的屬性。


中小微跨境電商企業與非跨境電商企業受疫情影響程度存在差異,整體類似于外貿企業與非外貿企業的差異,但也存在某些不同。




國家又在疫情期間又提供了哪些稅收減免優惠政策?


1、關于支持防護救治方面的稅收減免優惠政策

其一,對于參加疫情工作者所取得的工作補助及獎金將免征個人所得稅;其二,對于企業、單位所下發的有關預防新型肺炎病毒感染的藥品、防護用品等實物,免除個人所得稅;


2、關于支持物資供應方面的稅收減免優惠政策 第一,疫情防控重點保障物資生產企業的增值稅增量留抵稅額將實行全額退還;第二,提供疫情防控相關重點保障物資運輸的納稅人,將實行免收增值稅;第三,對于提供公共交通運輸服務、生活服務、居民必需生活物資快遞收派服務的納稅人,其中涉及的收入所得,一律免征增值稅;第四,對于疫情防控重點物資生產企業,因擴大產能而增加相應設備的情況,其企業所得稅準予稅前一次性扣除;第五,對于直接用于防控疫情的相關物資,其關稅一律免征;


3、關于支持公益捐贈方面的稅收減免優惠政策 對于企業及個人捐贈的物品,將實行"全額扣除"的稅收優惠;對于直接向醫院捐贈的防疫物品,企業所得稅或者個人所得稅方面,一律稅前全額扣除;疫情期間,對于捐贈的貨物,一律免征增值稅、消費稅、城市維護建設稅、教育費附加及地方教育附加;疫情期間,對于免稅進口范圍將擴大;


4、關于支持復工復產工作所涉及的稅收減免優惠政策

關于最長結轉年限方面,將會獲得延期的稅收減免優惠.在原先5年的基礎上延長3年,也就是8年。


除此之外,還有企業對納稅人提供生活服務取得的收入,免征增值稅;小規模企業設備租賃收入不免稅,但增值稅可以選擇3%正常征收率或者1%的優惠征收率;個人銷售不動產,繼續按照現行規定征免增值稅等各類稅收減免優惠政策。


中小微企業是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的生力軍,是建設現代化經濟體系、推動經濟實現高質量發展的重要基礎,同樣是擴大就業、改善民生的重要支撐。


隨著全國復工復產的推進,中小微企業的經營也在逐漸復蘇。從張夏恒的研究中可以發現,各省份中小微企業的營業收入同比和活躍企業數同比分別低于51%和46%;湖北省的中小微企業損失最為慘重,調整后的營業收入和活躍企業數分別為2019年同期的5.92%和3.21%;


此外,其他長江經濟帶覆蓋的地區同樣損失慘重,調整后的營業收入和活躍企業數分別低于2019年同期的43%和41%。


隨著政府各類稅收優惠政策的推行與疫情防控應急響應等級下調,中小微企業在Ⅰ級響應、Ⅱ級響應和Ⅲ級響應期間的經營狀況逐漸轉好,但總體來看仍有較大跌幅。


具體來看,在Ⅰ級響應期間中小微企業的營業收入和經營活躍企業數分別下降了74.31%和72.99%,在Ⅱ級響應期間中小微企業的營業收入和經營活躍企業數分別下降了52.34%和47.32%,在Ⅲ級響應期間中小微企業的營業收

入和經營活躍企業數分別下降了48.88%和44.35%。


從企業自身的角度來看,企業同樣要思考在國家各項優惠政策下如何盡快恢復其原本的經營水平,并考慮在今后如何實現企業的長期穩健發展。


我們注意到在2020年的新冠肺炎疫情中,無論是從營業收入還是經營活躍企業數的角度來看,各個行業、各個地區的中小微企業的經營水平在疫情下均出現大幅下滑,幾乎沒有地區、行業的中小微企業能夠“獨善其身”,因此,廣大中小微企業在享受國家各項疫情優惠政策、積極復工復產的同時,更應痛定思痛,總結本輪疫情為企業日后發展提供的經驗與教訓。


究其本質,新冠肺炎疫情下中小微企業經營遭遇重創的原因是其自身規模較小、缺少自有資金、抵抗風險能力較弱、業務模式較為單一等,因此企業應該對此進行反思,進一步完善企業管理模式、設立危機預案等,同時,企業也可以考慮采用靈活用工等新型雇傭方式,降低人工成本并提高企業經營的靈活性。


此外,中小微企業在疫情后積極復工復產的同時,更應該把本輪新冠肺炎疫情作為企業轉型的契機,思考企業長遠的發展,不同行業的中小微企業可以結合自身特點進行經營模式的創新,比如借助數字化的力量積極探索發展線上業務等,同時還要加大培育創新力度、追求高質量的發展,最終完成企業的轉型,實現自身的長期健康發展。



下期預告:支持中小微企業創新的稅收政策與意義



主要參考文獻:

[1] 張夏恒.新冠肺炎疫情對我國中小微企業的影響及應對.中國流通經濟,2020(03):26-33.

[2]吳敬璉.發展中小企業是中國的大戰略[J].改革,1999(2):11-13.

[3]何誠穎、聞岳春、常雅麗、耿曉旭:《新冠病毒肺炎疫情對中國經濟影響的測度分析》[J],《數量經濟技術經濟研究》,2020(05).

[4]曹永華.中小企業發展與金融支持[J].中南財經政法大學學報,2006(4):92-95.





劉初旺


·果然財稅專家組組長

·浙江財經大學稅收學副教授、研究生導師、博士

·浙江省總會計協會稅務咨詢委員會副主任

·杭州市國際稅收研究會常務理事

·特華博士后科研工作站出站博士后

·出版著作《稅收籌劃》、《稅收征管執法風險與監管》、《稅收與投資的經濟分析》


果然財稅于2014年成立,主要提供財稅咨詢、財稅全案、常年財稅顧問等服務;現有團隊200余人,中級會計師/注冊會計師/稅務師/ACCA/CMA/執業律師合計70余人。長期聚焦服務于電子商務、直播文娛、軟件科技、建筑、醫療醫藥、廣告傳媒、外貿、商貿等行業。

?

 小程序:果然稅務   

掃一掃消除你的稅務風險



果然洞察|新冠疫情對中小微企業的影響

果然財稅集團首頁    果然洞察|新冠疫情對中小微企業的影響
欧美xxxx做受老人国产的-精品无码国模私拍视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